生命之船,小天地大乾坤

来源:http://www.wzhan365.com 作者:美术 人气:173 发布时间:2020-01-09
摘要:摘要:明天下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出乎意料的是,傅抱石在1963年为傅益瑶创作的一幅“生命之船”和另一幅在1962年为至

摘要:明天下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出乎意料的是,傅抱石在1963年为傅益瑶创作的一幅“生命之船”和另一幅在1962年为至交创作的“归盼之舟”也将穿越时空...

摘要:人民网上海9月4日电9月8日,中国画泰斗傅抱石之女、旅日画家傅益瑶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举办“风水源”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值得关注的是,与以往傅益瑶个展不同,此次展览艺术形式多样,呈现成扇、紫砂壶和册...

明天下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盛大开幕。出乎意料的是,傅抱石在1963年为傅益瑶创作的一幅“生命之船”和另一幅在1962年为至交创作的“归盼之舟”也将穿越时空驶入“风水源”。

人民网上海9月4日电 9月8日,中国画泰斗傅抱石之女、旅日画家傅益瑶将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举办“风水源”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值得关注的是,与以往傅益瑶个展不同,此次展览艺术形式多样,呈现成扇、紫砂壶和册页三位一体的态势,这不仅是傅益瑶创作全能的体现,也是她对于中国文化的一种理解。

图片 1

扇壶册页汇成一处“风水源”

提起父亲的这两艘“船”,傅益瑶感慨万千:“在我16岁时的某一天,曾向父亲撒娇讨扇,但他当时并未应允。没想到父亲默记心头,他特地选择了端午节这个重要的日子画了这张扇面:那个站在船上的红衣小女孩,其实就是我在父亲心中的形象。父亲还用非常正式的称呼‘益瑶儿’题在扇面上,尽管当时我还懵懂,但不知何故,我却非常喜爱这张扇面,有时候,还会在自己的闺房里,对着扇面中的另一个‘我’发呆。文革中,父亲的很多大作名作命运多舛,唯独这幅不起眼的‘小不点’静静地躺在犄角旮旯里。当我再次见到‘她’时,顿时眼前一亮,一股莫名的暖流涌上心头,仿佛父亲又回到了我身边。”

傅益瑶的父亲傅抱石向来是以《江山如此多娇》这样的国画巨制而著称,受到父亲的影响,傅益瑶也向来是以大尺幅作品著称,在旅日的岁月中,日本很多名寺都请傅益瑶去画过顶天立地的障壁画。然而此次傅益瑶在上海的展览却另辟蹊径,无论是40件扇面、20把“文人壶”,还是5本册页,都是以小取胜,这些小品可谓“小天地有大乾坤”。

图片 2

雨余千叠暮山绿-51x19cm-九寸半18方小叶紫檀直方造型

少年时期的傅益瑶与父亲傅抱石

傅益瑶虽为女性画家,但天生豪迈奔放,所以画作中最不缺的就是磅礴之气。此次以小品来创作,是傅益瑶艺术生涯面临的一次新的挑战。但是显然,画惯了巨制的傅益瑶,处理起小作品来也是游刃有余。那扇面咫尺之间,却有山有水有人,更有一种文人士大夫朝思夜想的超脱气象。那册页一尺见方,却也海纳百川,一本册页十几张小品一字排开,更是气象万千。最难能可贵的是“文人壶”。“文人壶”留给画家的创作空间最小,历年壶上作画的文人都是极简主义,“意思意思”,可是傅益瑶却偏偏在壶上画出了一片天地,一种境界。在雕刻家的二度创作之下,傅益瑶的“文人壶”显出了罕见的磅礴儒雅之气。

傅益瑶还回忆道,父亲常对她说:“婚姻就是一艘‘船’,不管这个‘船’有多好,哪怕最好的船舱,金银珠宝挂满,当你上了这艘‘船’,父亲只能在岸上摇手绢儿。一旦你翻船、触礁,我一概没办法。”她说,父亲送她这艘船就是希望女儿人生一帆风顺、一生无忧。但是人的命运往往跌宕起伏,这张扇面伴随着傅益瑶坎坷的经历从南京到江苏睢宁再到东京又来到上海。

当然,傅益瑶作为世界顶级的中国画家,她对于作品的雄心显然并不止于“小天地大乾坤”。事实上,此次展览以小品唱主角,将扇壶册页汇集一处,恰恰体现了画家和策展人对于中华文化最精髓内容的思考。这扇、壶和册页的相聚,正自成一个文化的气场——那扇子扇出的是文化之风,是中国文化自古而来的风向;那壶倒出的是生命之水,是中国文化源远流长的象征。此次展览名之为“风水源”,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

图片 3

这里有最美的山,最妙的人

而另一艘船,是傅抱石赠给至交的礼物。傅益瑶说,文革中,父亲的至交为了保住这幅作品,将其缝在自己的蓝色夹袄里,才侥幸躲过红卫兵的搜查。“父亲的至交也是位收藏家,但在人生将要走向尽头的时候,她又将这幅作品回赠给了我。我想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幅作品饱蘸着她对傅家极其深挚的情感。”

傅益瑶“小天地有大乾坤”,俨然是微雕艺术家在米粒上创作,施展空间虽小,但毫不影响作品的大气磅礴。或者说,也因为天地小,那大乾坤才显得更为难能可贵。应该说,在傅益瑶的小品中有最美的山,最妙的人。

谈及这两艘船的“历险记”,有着男儿气概的傅益瑶眼里也会噙着泪花,她说:“这两艘船承载着深深的父爱和浓浓的友情。在笔墨之间,我拥有世间一切情感。恋爱可以只有三天,但我跟中国文化的交情是千百年!”

旭日东升-59x20cm-一尺13方小叶紫檀古方造型

傅益瑶选择了中国文化的“水墨之船”,从此一生无风无浪,尽得美景。

此次展出的扇面中有一幅《旭日东升》。扇面上那一轮云中红日,最得“傅家红”真传(傅益瑶的父亲傅抱石画过《江山如此多娇》,那一轮红日成为经典,“傅家红”由此得名),这红日在保留了“傅家红”雄浑剔透的基础上,并不追求“圆满”,红日于云间若隐若现,更增添一份中国人的诗情画意。如此精绝的扇面,再配以由整根清代黄花梨老料做成的扇骨,那木纹上的“鬼脸”,与传统山水相映成趣,堪称当代成扇艺术的极品。

图片 4

“文人壶”展品中的最大亮点是一对名为《登险寻道》的紫砂壶。“登险寻道”的后一句是“风云入怀”。纵使前途艰险,也要迎难而上,终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傅益瑶“文人壶”的经典之作。一改过去“文人壶”以花鸟题材为主的传统,将气势磅礴的山水与紫砂壶艺术相融,真正体现了“小天地,大乾坤”。值得一提的是,此壶比一般紫砂壶略大,这给了画家以更多的施展空间。

展览:“风水源”傅益瑶成扇紫砂壶册页作品特展

册页是此次展览的一大看点。展览共有5本册页,以描绘侧重不同,分为“清音”“山水”“山赋”“山行”和“清韵”。作为其中最重量级的“清音”册页 是一本能听得见声音的册页。“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离开人世间的喧嚣(丝竹之声),寄情于山水,这是中国文人雅士千百年追寻的心灵园地。“清音”固然是山水之声,却又何尝不是文人一种超然于世的内心向往呢?傅益瑶用画笔“奏”起清音,很是耐人品味的。

地址:上海市汾阳路79号

经典建筑与傅派艺术相映成趣

开幕时间:2018年9月8日 16:00

1979年末,傅益瑶赴日学习美术。她家学渊源深厚,自小就浸润在父亲傅抱石博大宽阔的水墨世界里,后又入大学中文系,学的是最传统的中国文化的精髓。而在旅日的岁月中,傅益瑶又换了一个角度看母国的艺术,因而对水墨有了更深切的理解。所以傅益瑶的国画最纯正,而且散发着创新的生命力。

公众开放: 2018年9月9日-17日 9:00-16:30

似曾相识燕归来-报春壶-拼紫泥-21x14cm

主办单位: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这次,如此纯正的中国艺术来到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展出是一份因缘际会。位于汾阳路79号的博物馆是沪上标志性的经典历史建筑,据《上海名建筑志》记载,“这幢华贵庄严的花园住宅,外形带有18世纪欧洲城堡样式,是法国盛期文艺复兴式住宅的典型实例。它端庄又华丽,且受古典主义影响,所以也有折中主义风格的影子。”后来,这里成为了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的所在地,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因此,在上海乃至中国的艺术界,这里一直是一个进行高端艺术研究展示的圣地。

协办单位: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

如今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终于迎来了傅益瑶。一个是最纯粹的法国文艺复兴式建筑,一个是最纯正的中国画艺术,这中西文化激烈碰撞,势必擦出火花,交相辉映之中将为上海这座城市带来一场难得的视觉盛宴。

承办单位:卡咔度艺术空间

据悉,此次特展由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主办,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等单位协办,将持续至9月17日。

本文由澳门mgm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之船,小天地大乾坤

关键词:

最火资讯